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语境视阈下的修辞性悖论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0-06-01 09:11:34    文字:【】【】【
摘要:修辞角度的悖论源自于20世纪欧美新批评派。不同语境角度的修辞性悖论往往表现出不同的情感、内涵和思想。修辞性悖论的运用往往能增加新奇感,表现语用者情感的复杂性并能扩张语义的内涵。
摘要:修辞角度的悖论源自于20世纪欧美新批评派。不同语境角度的修辞性悖论往往表现出不同的情感、内涵和思想。修辞性悖论的运用往往能增加新奇感,表现语用者情感的复杂性并能扩张语义的内涵。
关键词:语境;修辞性悖论
The Rhetorical Paradox from Context Perspective
Dongmei Meng1  Chunming Meng2
(1.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East China Jiaotong University/Research Center for Applied Translation of Transportation and Engineering, Nanchang, Jiangxi 330013;2. Jiangxi College of Foreign Studies, Nanchang, Jiangxi 330000)
Abstract:The rhetorical paradox originated from the New Criticism School in Europe and America in the 20th century. The rhetorical paradox from different contexts often shows different emotions, connotations and thoughts. The use of rhetorical paradox can often increase novelty, demonstrate the complexity of pragmatic emotion and expand the connotation of semantics.
Keywords: Context; Rhetorical paradox
1 引言
悖论一般来讲,指的是数学和逻辑学中自相矛盾的命题。而起源于20世纪的修辞性的悖论,其实是反语的变异,也叫“反论”、“诡论”“逆伦”,其在表象上相互对立,即形式或意义上概念相对或矛盾,不合逻辑甚至荒诞不羁,但事实上却意味深长,值得回味。因此有人称之为“荒谬的真实”。例如,莎士比亚的诗歌《凤凰与斑鸠》中这样写到:“理性本就充满混乱…简单原本复杂多端”。一般说来,“理性”常常暗指冷静有序;“简单”常常指单纯不乱。但是莎士比亚笔中表现出来的却是相互矛盾甚至是荒谬的概念。而在细细品味之余,我们不难发现该悖论修辞中所体现的深层含义和逻辑却不无道理。
2 语境的分类与功能
2.1语境的分类
语境,也称为言语环境,即在语言交际的时候,在一定的交际环境中,言语交际主体旨在传达的某种特定语义,使得听众或者阅读者能够真正领悟交际主体所表达的实际内涵,旨在激活的言语交流方彼此共享的要素。从广义上,人们常常把语境分成三类:上下文语境(context)、情景语境(context of situation)、社会文化语境(context of culture);以内涵而言,语境又可被区分为内隐和外显性两种语境(见图1)。外显性语境涵盖上下文、前言后语等要素,由于外显性语境在领悟过程中表现为外显状态,意义表现较为直接,所以其难度把握不大。内隐性语境包括对话交流中的场所、交际方、背景、时间等外显成分和交际者的社会地位、情绪、修养、素养、心理活动等内隐成分。由于内隐性语境在领悟过程中表现内隐状态,意义表现较为间接、内敛,所以相比较而言,其难度把握较大。
 
图1  语境的分类
2.2语境的功能
2.2.1匹配功能
特定的语境往往意味着特定的语言形式之存在。 也就是俗称的“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看菜吃饭,量体裁衣”。例如,关于 “妻子”的称呼有 “夫人”、“老婆”、“媳妇”、“贱内”、“屋里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称为“老婆”、“媳妇”;在正式场合表示尊称则采用“夫人”。如在外交场合,当我国主席携妻子外出访问时,一般会用“习近平主席携夫人前往某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样的辞令[1]。
2.2.2暗示功能
暗示功能指的是,在特定的交际语境下,言语交际的含义得到一定程度的转化、附加和延伸。在日常会话中,交际主体常常会对会话的内容和风格进行预设,他们会根据现场交际话语的语境状况以及交际主体的认知背景,通过多种方式旁敲侧击地、或是隐晦地表达话外之音。例如:唐代诗人朱庆馀当年曾准备进士考试,当时时兴考前“行卷”之作。于是,他便将自己的诗篇《闺意》呈递给诗文杰出又乐于提拔后起之秀的水部郎中张籍: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从字面表述意思来看,诗中表达的是某个普通新婚家庭的习俗生活:洞房次日一早,新娘要拜见公婆。先是做了一番梳妆打扮,于是新娘害羞地询问丈夫,自己的装束是否得体。但是,实际上,作者是以“新妇”自比,把“舅姑”比作主考官,“画眉”暗喻自己考试的诗作,以“夫婿”暗指张籍。并借用“入时无”作为点睛之笔,向张籍传达他考试之前的心情并间接地、试探性地询问他这次考试能否榜中有名。在读过《闺意》之后,张籍心领神会。于是他赋诗一首《酬朱庆馀》: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
齐纨未足人间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诗中作者以“明艳的越女”指代朱庆馀,这位来自越州(今绍兴)的境心湖美女已经打扮入时,其实自己早已心知肚明,心中有数(足够明艳),却故作深沉(沉吟)。接着又以这位美女的歌喉价值匪浅,借以夸赞其诗文功底了得,并给他的科举考试打气助威。张籍也巧妙地使用了暗喻手法,既做了回复,又赞其前途无量。
两人的吟对,一问一酬,都巧妙地运用了暗喻或双关的手法,给人无穷的意趣,珠联璧合,异曲同工,寓意自明,令人玩味。也正因为有了这一问一酬才成就了诗坛千古流传的佳话。由此看来,语境会附加语言交流的内涵,通过间接手法增添沟通交流的魅力。语用表达的方式、措辞、结构形式和语言风格往往会在语境的烘托下,更突显其形式美、意境美或者增强灵动感、音乐感。
2.2.3定位解释功能
语境可以帮助交际主体排除交际话语中使用多义词和歧义句而产生的语义含糊性,也可以帮助消除语音、语法及句法结构上的模糊现象,特别是出现某些省略句或省略结构时,交际主体常常能够通过语境来判断出其明确的内涵。见下例:
上司:“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明:“没什么意思。意思意思。”
上司:“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小明:“小意思,小意思。”
上司:“你这人真有意思。”
小明:“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
上司:“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小明:“是我不好意思。”
这段对话中总共出现了九次“意思”。从形式上看,完全相同,而从内涵和成分功能而言,却相差甚远:第一、第二和第七个“意思”是宾语成分,属于名词构式;第三个是动词结构,充当谓语。第四个和第六个带描述性成分。第五个属于偏正结构;第八和第九属于寒暄语。
又如:他对面坐着的一位,是个“活宝”,岁数小声,音细,不断和自己的朋友开玩笑。开始,孟蓓倒不注意他们聊些什么,只听他们讲什么“到北京钓鱼”,“鱼没钓着,惹一肚子气”啦。孟蓓很纳闷:“大冬天的,到北京钓什么鱼!”听着听着,她捂着嘴笑了:什么“钓鱼”啊!原来钓鱼就是“泡妞”的意思!
2.2.4创造与生成功能
语境的创造与生成功能指的是语境可以创造并生成语言材料自身本没有的语言意义和会话含义。语境能排除言语交际中的岐义现象,协助语用者对言语意图的传递,为交际者更好地把握话语主体的思想和内涵提供支撑;语境的创造与生成功能导致了某些辞格(如双关、反语、别解、飞白、易色等)的含义偏离。语境可以生成多义,同样可以生成歧义。一般说来,交际主体往往会回避歧义以免产生误会。然而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交际主体却出于某种目的,故意创造歧义,故而产生用歧。但要实现用歧,交际主体常常会借用语境。例如:“爸爸,我哪也不去,就愿意进公安局。”“好小子,胆不小。人家都怕进公安局,你却自愿进公安局。”老子跟儿子逗趣哩。(李传信、达理:《泰山疑案》)“进公安局”往往被理解为做了违法之事而被刑事扣押、缉捕。但此语境下,儿子则暗指进公安局就职。父亲作为公安局长,借用生成的另一含义逗趣,使得场面轻松有趣。
因此,只有当语用主体能够成功传递其内在思想,而同时交际对方也能准确把握语用主体意图的时候,即成功的语用传递和领悟,二者缺一不可,才能真正实现交际的成功。
3语境视阈下的修辞性悖论
3.1 上下文语境视阈下的修辞性悖论
语境对言语交际具有制约功能。也就是说,语用和言语交际是不可能脱离语境范畴的。在修辞性悖论的使用当中,语言的表现形式、风格、措辞、语用结构等语用方式往往会受到语境的约束。而上下文语境更是如此,脱离了上下文语境,有的语言会让人觉得荒谬不可思议。比如,《 红楼梦》二十四回中有这么一句:“摇车里的爷爷!拄拐的孙孙!”若脱离上下文语境,“摇车里的爷爷” 、“拄拐的孙孙”会让人觉得荒诞不羁,不可理喻。而把如此荒诞的语言悖论放到贾府这样一个存在伦理辈分的语境中,读者不难发现其中的内在含义:贾芸自贬尽管年纪较大,但论辈分应称宝玉为叔,“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而通过这样的修辞性悖论的运用,既烘托出了表达效果,又体现了贾芸阿谀奉承的内心本色。
这样的修辞性悖论正是因为其违背常理与逻辑,常常达到令人注目的效果,而结合上下文语境的内涵分析,就更能突出其修辞性内涵,从而突出语用者所要体现的主旨和意境。
例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有这么一段:
Nurse:His name is Romeo, and a Muntague; the only son of your great enemy.
Juliet:My only love sprung from my only hate!Too early seen unknown, and known too late! Prodigious birth of love it is to me. That I must love a loathed enemy.
剧中的“My only love sprung from my only hate”如果独立来看,这句话是违背寻常逻辑的----谁能接受自己的仇人为恋人呢?但如果仔细阅读剧本,我们不难发现其上下文语境中
描绘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两家父辈结下宿敌关系,从而深刻地表现了主人公内心矛盾,爱恨交织的痛苦心理。而一句修辞性悖论台词 “My only love sprung from my only hate!更是烘托出主人公爱也罢,恨也罢的纠结痛苦的爱情。这种依托上下文语境体现的修辞性悖论的运用表现了修辞的张力,更是深化了语用内涵,从而强化了修辞效果。[2]
3.2 社会文化语境视阈下的修辞性悖论
交际语言可以体现某个特定社会背景下的生活面貌和文化思想。当交际主体处于不同的时代背景、社会地位时,他们往往会表现出该时代社会背景下特有的社会文化语境。例如,在鲁迅的《为了忘却的记念》中:“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吧!为了忘却的记念。”如果脱离当时的文化语境,单独理解“为了忘却的记念”这句话,会让人觉得逻辑不通,前后矛盾。而把它放到那时的社会文化语境中,我们不难发现:作者此文写于1933年2月7日至8日,是为纪念1931年2月7日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的5位革命作家而写的。当时正处于白色恐怖统治时期,作者使用了这种修辞性悖论语言既深情地抒发了对革命作家的赞颂,也隐晦地表达了其对反对派罪行的痛恨之情。[4]
此外,这种修辞性悖论还常常运用于诗歌当中。例如,《文艺复兴》1946年7月号上,穆旦在《农民兵》一诗中写道:
他们是工人而没有劳资,
他们取得而无权享受。
他们是春天而没有种子,
他们被谋害从未曾控诉。
在这一片沉默的后面,
我们的城市才得以腐烂 。
在《文艺复兴》1947年9月号上,《黑色的眼》中这样写道:
我看见了
奉公守法的屠杀,
我看见了
比猪还丑的人脸。
从欣赏角度来看,这些触犯理性逻辑的悖论修辞由于异于常理,如“他们是工人而没有劳资”、“他们是春天而没有种子” 、“奉公守法的屠杀” 、“比猪还丑的人脸”等等字句往往能制造玄机,引发读者的迷惑与深思。表面看来似乎独具匠心,晦涩难料,甚至不可理喻;实质上,细细品味起来,或是颂歌赞物,或是揭露是非,或是抒发情感,或是强调事物,总是能发人生省,触动灵魂,让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从而达到语用者真正的写作目的和语用效果。[5]
3.3 情景语境视阈下的修辞性悖论
当人们处于一定的语言环境时,交际双方可以依据某个时机、某个场所、彼此之间的话语信息,展开交际。这些能够传达沟通信息的时机、场所以及彼此之间的话语信息则被称为情景语境。Halliday&Hasan(1985)认为,情景语境包括语场、基调和语式,三者影响着
彼此交流的主题、内涵、模式以及语义结构的表达。[6]
例如,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是杰出的英诗作家之一,也是浪漫派的主要成员。在济慈的诗歌中,读者常常能看到“甜甜的悲凉” 、“痛苦中藏有甘蜜”、 “奢侈的死亡”、 “苦涩的甘果”这样的悖论修辞,以及类似“在‘快乐’的庙堂之上,‘忧郁’设有至尊的神龛”这样的句子结构式的逻辑悖论,他的诗歌往往充斥着痛苦与甜蜜、生命与死亡、短暂与恒久、浪漫与消沉、欢笑与泪水等悖论性主题,尤其是涉及生亡的主题。在探究其诗歌写作时的直接语境时,我们不难发现:在济慈短暂的生涯里(1795年10月29日生,1821年2月病逝,只活了25岁),死亡的阴影无时不刻地萦绕在他身边。他不到10岁便失去三弟、父亲和外祖父。不到15岁,母亲去世,19岁前外祖母离去。22岁时,二弟仙去,而他本人也因肺炎(在当时实属无法治愈的顽疾)而日渐枯竭,而此时他并未完全绝望,诗人一面承受的病痛的折磨,一面感受着与恋人的甜蜜并满怀着对生命的渴望憧憬,于是就有了大量的类似于“快乐而苦痛”的矛盾诗句。正如诗歌《每当我害怕 》中:
...
每当我在繁星的夜幕上看见 
传奇故事的巨大的云雾征象,
而且想,我或许活不到那一天,
以偶然的神笔描出它的幻相;
每当我感觉,呵,瞬息的美人!... [7]
诗人深知死亡即将来临,病痛、煎熬与坚定、希望、甜美的爱情交织在一起,锻就了其
苦乐的灵魂。
3.4 外显与内隐视阈下的修辞性悖论
修辞性悖论也常常以外显与内隐的方式体现。例如:臧克家在《有的人》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这句话从外显角度,生存与死亡无疑是对矛盾体。但从内隐角度看它的修辞性悖论,其意欲表达对那些尽管生理体征存活,但精神层面或是空虚、觉悟落后,整日碌碌无为、身躯形同虚设,或是丑陋、肮脏甚至龌龊,为世人所唾弃甚至不容,虽肉体存活,但于民众而言,“他已经死了。”而另一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则从另一层面歌颂了那些尽管肉体生命已经逝去,而他们的灵魂精髓还在鼓舞着后人,其精神值得后人赞颂。有些人尽管肉体生命还存在,但是他们却如同行尸走肉,苟且偷生,没有追求,更是可悲。
在二十世纪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雷蒙德•卡弗(RaymondCarver,1938-1988)的作品《小事》中,作者就以外显和内隐的方式集中体现了主人公情感中所蕴含的悖论,故事先是描述一对夫妻的不和谐,丈夫生气后意欲带着他们的孩子出门,而妻子坚决反对于是发生更加激烈的争斗,尽管故事用矛盾的悖论手法表现夫妻关系,而事实上体现的却是两口子的难舍难分。[8]
格林在其作品《权力与荣耀》一书中,以外显和内隐的方式体现了故事情节中所蕴含的生存悖论。小说在开场的故事情节中就告知读者:墨西哥政府规定必须驱逐国内的神父出境除非他们宣布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尽管政府严令禁止,然而,还是有一位神父继续布道。
这时,一名警官,政府权力的捍卫者,费劲心机地缉拿这位神父,当经过千辛万苦最终真正抓到神父时,警官并没有感到应有的满足而体会到胜利的喜悦,反而觉得空虚和无聊,甚至“失落、迷茫和痛苦”。
在最后的时刻,神父已被严加看管,似乎没有什么可想的了,行动的春天似乎结束了。他回首过去几个礼拜的追捕,感到那是一个幸福的时刻,现在这一刻已不复存在。他感到没有目的,好象生命在这个世界已经枯竭。
作者展示给读者一个生存悖论:警官的生存价值在于对手的存在。如果失去对手,他的存在也将因为没有目标而就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和动力。所以,一旦失去对手,警官也将因为失去对手而消亡,那些曾经的权力和荣耀必将荡然无存。
4 修辞性悖论的价值
悖论修辞是一种至关重要的修辞手法,它的使用不仅体现在小说中,还大量出现在诗歌、哲学、学说、教派教义当中,不仅为国内大师使用,也大量存在于西方作品当中。它的使用也由最初的哲学学说和教派教义转向与文学作品的结合,成为富含蕴意的修辞悖论。
(1)产生悬念与好奇感
悖论修辞的的矛盾层面和语表的荒谬言辞往往产生新鲜感,制造悬念,从而吸引受众的注意力,引发读者的深思和反刍。初读苏格拉底的那句“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让人困惑,对于苏格拉底这位名人,人们习惯性地把他视为思维敏捷、知识渊博、学富五车之人,而“什么都不知道”的才子这种悖论修辞无疑给读者造成惊奇感,形成认知冲突,从而引发悬念,聚焦受众的注意力,让受众进一步推敲和反思。总而言之,悖论修辞产生的矛盾性,无论是在哲学、教派教义还是文学作品当中,都给受众产生了极大的感官悬念,起到了很好的审美作用。
(2)表现情感的复杂性
因为悖论修辞突出体现的感官上的逻辑背离,在形成丰富内涵的同时,也造成了丰富的情感。狄金森的“My Life Closed Twice Before Its Close”诗中 “Parting is all we know of heaven, and all we need of hell”的悖论修辞让人迷惑,天堂和地狱这对矛盾体岂能共存?狄金森以充满蕴意的矛盾悖论揭示人间最不可共存的东西。事实上,作者在表现了生离死别后,逝者,因此看到天堂;生者,因此品尝地狱的意思时,也表现了作者对逝者痛苦的解脱和自己做为生者的痛苦心情。悖论修辞的使用体现着创作主体丰富的情感。[9]
(3)扩张蕴意的内涵
因为修辞性悖论语表呈现的矛盾、荒谬性,对立面在矛盾对抗中衍生出强势张力必将扩张与内显其表象含义,从而能进一步丰富蕴意的内涵,实现平述不能逾越的效果。如“Education is a progressive discovery of our own ignorance” [10]。语言营造的“陌生化”能起到扭转惯性思维的效用。随着读者的进一步探究,不难发现此悖论修辞向人们展示了道理不是大多人心中想像的理念:受教育程度越高,懂得就更多;而是向读者揭示一个深刻的道理:在这个信息日新月异的年代,随着人们对知识的不断深入学习,人们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待探索和解决的问题也就越多,亦会越发感觉自己的无知。
结语
我们发现,在修辞性悖论中,表征上显得荒诞矛盾的事物,内涵却往往充满哲理,使受众受到启迪。这种表象矛盾体在经过上下文语境、社会文化、情景语境和内显语境的分析后常常超越了语词结构层次的羁绊,从而导致表象与内隐含义的背离,而正是由于这种非常里的含义背离促使受众挖掘其更深的含义,探究内隐的哲理或蕴意。这也正是悖论语言的魅力所在[11]。
参考文献:
[1]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0328/c40531-20946156.html
[2][9][10]汪先锋.语境功能视阈中的悖论语言[J].重庆理工大学学报.2012.7
[3][6]陈晓燕. 情景语境与广告语篇的语言选择[J].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04.8
[4][5]戴伊克.社会•心理•话语[M].北京:中华书局.1993.11-22.
[7]济慈,每当我害怕,外国诗歌《网络(http://shiren.org/xl)》2011-11-21
[8] 陶斯明.雷蒙德•卡弗短篇小说中的悖论艺术分析[J].文化与传播 2013.8
[11]王东波.悖论语言的魅力——小说《玉米》中的悖论语言分析[J].黑河学刊.2009.3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497074430
MBA论文,期刊论文发表
Keywords: MBA论文 期刊论文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