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商贸流通发展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动态影响机制——基于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视角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2-10 10:11:24    文字:【】【】【
摘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是供给侧改革的现实要求,研究采用2005-2016年间我国31省区的面板数据对商贸流通业与产业合理化、高级化的关系进行了分析,结构表明: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具有显著促进作用,在产业合理化水平较高地区,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影响作用更为明显;居民消费与城市化水平也是影响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因素。因此,要进一步推进商贸流通行业内部的转型升级,加快城乡双向商贸流通体系的建设,为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奠定良好的社会基础。
商贸流通发展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动态影响机制


摘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是供给侧改革的现实要求,研究采用2005-2016年间我国31省区的面板数据对商贸流通业与产业合理化、高级化的关系进行了分析,结构表明: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具有显著促进作用,在产业合理化水平较高地区,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影响作用更为明显;居民消费与城市化水平也是影响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因素。因此,要进一步推进商贸流通行业内部的转型升级,加快城乡双向商贸流通体系的建设,为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奠定良好的社会基础。
关键词:商贸流通业;产业合理化;产业高级化
中图分类号:F724  文献标识码:A
一、引言与文献综述
商贸流通业是我国重要的基础性服务部门,伴随十三五时期的到来,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阶段,市场供需结构的变化对商贸服务供给能力提出了更高的需求,也影响着产业结构调整与优化的进程。那么商贸流通业的发展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提升商贸流通水平是否有利于促进区域产业结构的合理化与高级化进程?这是现阶段推进经济平稳发展迫切需要解答的现实问题,也是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实现商贸流通业与产业结构协调发展的重要命题。
商贸流通业与产业结构关系的研究一直都是学术界的热点问题,通常情况下,根据转型阶段与划分依据的不同,可以将产业结构的调整分为合理化与高级化两种类型,前者侧重于强调各产业之间的协调共生,后者强调的是主导产业部门间的社会交替。周凌云等人在研究中指出,流通部门发展的内部失衡是制约产业结构调整的主要因素,促进流通部门各行业技术水平与生产效率的提升是实现产业优化的社会基础[1]。张翔从经济外溢性角度指出,商贸流通业的发展有利于推动劳动力与社会要素的空间集聚,实现农村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与产业规模的扩大,从而推动产业结构的合理化与高级化[2]。范秋霞在对商贸流通部门类型划分基础上考察了各行业对产业调整的影响作用,认为各类商贸流通部门在生产与销售模式上存在着较大差异,这也导致各部门对产业优化的影响作用具有空间异质性[3]。岳辉认为商贸流通业具有很强的社会服务功能,能够推动市场竞争机制的持续优化,通过对市场需求的引导,商贸流通业对制造业的内部革新具有较强的引致效应,有利于促进行业内部的转型升级[4]。张斌、齐鹰飞基于去全球化视角指出,金融危机极大冲击着国际贸易市场,也间接推动了各地区国内贸易结构的调整,促进了国内供需市场的短期稳定,也推动着国内产业结构向合理化与高级化的转变[5]。白银从产业集聚的角度指出,商贸流通业的快速发展是市场对社会服务需求提升的重要体现,供给侧背景下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是适应商贸流通部门内部调整的现实要求,也是补齐产业发展短板的关键所在[6]。王鹏等人认为互联网技术的运用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国的传统贸易结构,极大提高了零售业发展与产业升级的关联性,同时也强化了产业升级对互联网技术与零售业发展的依赖性[7]。
从以往研究来看,商贸流通业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在行业规模扩展与内部结构调整过程中往往会引起要素资源的社会流动,从而促进新兴产业集聚地的出现;同时,商贸流通业的发展也反映着社会消费需求的变化,引导着产业部门的优化配置。本文拟在面板模型基础上,实证探索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的影响,同时,考察不同产业合理化水平下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的关系变迁。
二、模型构建与数据说明
(一)模型设定
一般而言,产业结构是指各产业部门之间的比例构成情况,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主要动力的变化,产业结构通常遵循着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的变迁规律,即通常所说的产业高级化过程;而产业合理化则是反映各产业部门之间协调程度的重要指标,在不同经济发展条件下,社会的主要产业部门具有明显的时期特点,当社会发展进入产业转型期时,产业高级化的进程也要根据市场需求结构调整的速度逐步推进,以避免产业升级的过度化与部门发展间的失衡性,即产业高级化的过程要在满足合理化前提下逐步推进才能够实现区域经济的稳定增长。因此,考虑到产业合理化与产业高级化关系的特殊性,本文对商贸流通业与产业结构关系的研究主要分为两部分内容:
1.问题一:借助系统广义矩模型对商贸流通业与产业合理化、高级化的动态关系进行分析,公式(1)与公式(2)分别为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影响的理论模型表达式:
  公式(1)
  公式(2)
式(1)、式(2)中,YR、YA分别代表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trade为商贸流通业,M为控制变量,α、β分别为估计系数,c、μ为常数与残差,i、t为时序与截面,需要注意的是,两式中分别将被解释变量的滞后项纳入了回归模型中,由此以观测可能存在的个体效应,从而减少内生性问题,这也是系统广义矩模型的一个重要优点。
2.问题二:在门槛效应模型基础上,考察不同产业合理化水平下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影响差异,式(3)给出了门槛效应模型表达式:
  公式(3)
式(3)中,将产业合理化与商贸流通业分别作为门槛变量与核心解释变量纳入模型中,r代表的是各门槛临界值,需要说明的是,对门槛模型分析时首先要确定是否存在单门槛效应,若不存在即意味着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不存在非线性关系;若存在则继续对多重门槛效应进行检验,并以多门槛效应结果进行立论。
(二)数据说明
研究采用2005-2016年间我国31省区的面板数据进行分析,涉及的主要变量包括商贸流通业、产业合理化、产业高级化,同时将居民消费情况与城市化水平作为控制变量纳入到模型中,表1给出了变量的具体说明:
表1 变量说明
变量类别 变量名称 代理公式
被解释变量 产业合理化 YR
产业高级化 YA
解释变量 商贸流通业 T
控制变量 居民消费情况 CO
城市化水平 U
借鉴干春晖等人的研究[8],构建区域产业结构的Theil指数作为产业合理化的评估指标;现阶段,我国主要产业部门正在由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过渡,因此,采用第三产业与第二产业比值衡量产业高级化;商贸流通业采用代表性比较广泛的社会消费零售总额衡量,居民消费情况采用城镇居民消费支出总额作为代理变量;城市化水平以城镇人口与年末总人口数衡量。式(4)给出了产业合理化的测算公式:
  式(4)
其中YR为产业合理化,G为三次产业总产值,Gi为各省区三次产业产值,P 为相应产业就业人数,i与n分别为产业梯次与数目,n=1,2,3。需要说明的是,产业合理化的测度为逆向指标,即Theil指数越大意味着产业合理化水平越低,数值越小则合理化水平越高。表2给出了31省区各变量均值的描述统计结果
表2 各变量均值统计结果
年份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YR 0.04 0.04 0.04 0.04 0.04 0.04 0.04 0.03 0.03 0.03 0.03 0.03
YA 0.95 0.91 0.90 0.87 0.96 0.90 0.90 0.94 0.96 1.06 1.19 1.29
T 7.69 7.83 8.00 8.19 8.22 8.53 8.69 8.82 8.95 9.08 9.18 9.28
CO 8.96 9.04 9.16 9.27 9.36 9.45 9.57 9.67 9.75 9.87 9.94 10.01
U 0.45 0.46 0.47 0.48 0.49 0.51 0.52 0.54 0.55 0.56 0.55 0.58
表2中商贸流通业、居民消费情况为经过对数处理后的数据结果,其他数据采用原序列,从表2中可以初步判断,2005-2016年间我国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水平都相对较高,不过从变化趋势来看,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的变化趋势较为一致,而各地区产业合理化的情况没有发生太大波动。
三、实证分析过程
(一)商贸流通业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动态回归分析
根据公式(1)与(2)分析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的动态影响作用,表3给出了两模型的回归结果:
表3 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的影响效应分析
变量 模型1(产业合理化为因变量) 模型2(产业高级化为因变量)
系数值 Z值 P 系数 Z值 P
滞后项 0.615** 3.64 0.000 0.953** 13.21 0.000
T 0.011* 2.32 0.020 0.071* 2.14 0.032
CO -0.029* -2.07 0.038 0.197** 3.75 0.000
U 0.056 1.63 0.104 0.682* 2.06 0.040
常数 0.172 1.96 0.050 -1.579** -4.52 0.000
模型参数 AR(1) 0.000 AR(1) 0.000
AR(2) 0.519 AR(2) 0.383
Hansen 0.323 Hansen 0.316
注:*、**分别表示在5%、1%水平上显著;AR(1)-P/AR(2)-P反映的是扰动序列的相关性,下同。
由表3可知,根据模型1与模型2中的AR与Hansen检验结果可知,变量间无序列自相关问题,并且研究的变量设计较为合理。再来看各变量间的具体关系,从模型1中可知,由于产业合理化为逆向指标,因此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的发展具有显著抑制作用,居民消费对产业合理化的发展具有显著促进作用,而城市化的影响作用不显著。分析原因在于:商贸流通业是我国零售、批发、餐饮等主要服务业部门的集合,其发展过程主要反映了第三产业的经济增长,而第三产业的发展意味着相应劳动力、资源要素向城市中心区集聚、逐渐代替传统主导产业的过程,必然会对其他产业的发展产生一定的挤出效应,这一结果通常是产业结构的高级化,但是过快的高级化过程也意味着原有产业发展间的关系被打破,从而造成各产业之间的结构配置的失衡,出现产业布局不合理的问题。从模型2可知,产业高级化基期水平对当期发展具有显著促进作用,基期每提升1个百分点能促进当期0.953个百分点,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促进作用也在5%水平上通过了显著性检验,不过影响作用相对较小,每提升1个百分点会带动产业高级化增长0.071个百分点;居民消费与城市化也是产业高级化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
(二)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的非线性关系分析
根据公式(3),以产业合理化为门槛变量,对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的非线性关系进行检验,表4给出了门槛效应显著性检验结果:
表4 门槛效应检验摘要
门槛数 F值 P 10%临界值 5%临界值 1%临界值
单门槛 38.49* 0.046 32.996 38.454 58.124
双门槛 37.20* 0.034 28.471 35.114 50.308
三门槛 10.68 0.390 37.943 55.891 97.030
由表4可知,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影响作用存在显著双门槛效应,意味着在不同产业合理化水平下,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关系的变化具有明显的非线性趋势,表5给出了双门槛临界值及置信区间:
表5 门槛临界值与置信区间
门槛模型 r 置信区间
双门槛(1) 0.005 0.004-0.009
双门槛(2) 0.028 0.024-0.028
由表5可知,鉴于产业合理化的逆向解释标准,以0.005与0.028为临界值可以将产业合理化划分为三个阶段,当门槛值小于0.005时为高水平合理化,当门槛值介于0.005与0.028之间时,为中等水平合理化,当门槛值大于0.028时为低水平合理化,表6为门槛回归结果:
表6 门槛回归估计结果
解释变量 系数值 标准误 t P
CO 1.041** 0.146 7.13 0.000
U 0.844* 0.376 2.24 0.026
trade1(Y≤r1) 0.547** 0.101 5.39 0.000
trade2(r1<Y<r2) 0.445** 0.097 4.54 0.000
trade3(Y≥r2) 0.371** 0.099 3.74 0.000
常数 -4.657 0.648 -1.080 0.000
模型参数 Within R2 F P N
0.940 71.56** 0.000 372
注:trade1、trade2、trade3分别为高水平产业合理化、中等水平产业合理化与低水平产业合理化下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影响的系数估计值。
从模型回归参数来看,组内R方为0.94,F检验也较为理想,意味着模型的设定较为合理,能够解释方差变异的94%。具体来看各变量对产业高级化的影响,在不同产业合理化水平下,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影响作用存在着较大差异,不过各产业合理化水平下,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均起着明显促进作用。在产业合理化处于高水平时,商贸流通业的积极作用最大,而随着合理化水平的降低,其积极作用也随之下降。这一结果说明,产业合理化是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关系变化的重要约束变量,产业间的协调发展是发挥商贸流通业积极作用的重要前提。我国各地区产业结构配置存在着较大差异,东部地区以服务业与高新技术产业为主要生产部门,而中西部地区借助丰富的自然资源优势,一直以农、工业为主。长期以来,各地区在就业结构、交通运输等方面已经形成了与产业结构相匹配的发展模式,区域内部各产业之间形成了相对合理的配置结构;而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经济可持续的呼声日益强烈,尤其是新时代下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引起了市场供需结构的重大调整,产业转型升级成为经济持续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就导致原有的产业配置结构被打破,结构性失业、物流供给能力失衡等社会问题也逐渐凸显,进而影响到新兴主导产业部门的发展,造成产业合理化与产业高级化的失衡问题;而市场对社会资源的配置具有自发的调节作用,随着劳动力、资本等要素资源的不断调整,产业结构必然会重新回归合理化,这也是合理化与高级化再度协调的过程。此外,居民消费与城市化水平对产业高级化也具有显著促进作用,这与动态面板回归结果相一致。居民消费支出的增长与城市化水平的提升都是社会需求扩大的重要表现,必然会对市场供给结构的变化产生影响,尤其在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居民消费结构升级趋势日益突出,餐饮、旅游服务等高层次产品的市场需求表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推动着服务业向城市中心地带的空间集聚,已经成为产业高级化发展的重要驱力。
四、结论
商贸流通业的发展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起着重要影响作用,借助系统广义矩与门槛效应模型,本文实证检验了2005-2016年间我国省际间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的影响作用,主要得出以下结论:商贸流通业对产业合理化与高级化的发展具有显著促进作用,在不同产业合理化水平下,商贸流通业与产业高级化的发展存在着显著的非线性关系,在高水平产业合理化情况下,商贸流通业对产业高级化的积极作用更为突出。此外,居民消费与城市化也是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影响因素。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是市场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必然趋势,也是适应新时代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变化的现实要求,提高区域商贸流通业的发展水平对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具有重要意义。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作用,根据居民消费水平与结构的变化,推进商贸流通行业内部的优化调整,充分挖掘互联网技术在产品流通过程中的积极作用,提高行业整体的技术水平与生产效率,促进社会服务业水平的不断提升;同时,要进一步推进城乡双向商贸流通体系的建设,逐渐打开农村消费市场,鼓励新零售业务进驻农村,实现城乡商贸流通线上与线下相结合,促进区域商贸流通业的均衡发展,为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奠定良好的社会环境。
参考文献:
1.周凌云,顾为东,张萍.新时期加快推进我国流通业现代化的战略思考[J].宏观经济研究,2013(9) .
2.张翔.商贸流通业对我国产业结构合理化与高度化的影响[J].商业时代,2014(21) .
3.范秋霞.商贸流通业对我国空间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5(16):8-10.
4.岳辉.我国商贸流通业发展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系研究[J].价格月刊,2017(4) .
5.张斌,齐鹰飞.去全球化冲击与中国产业结构调整[J].财经问题研究,2017(8) .
6.白银.区域产业升级中的商贸流通业集聚积极作用探讨[J].商业经济研究,2017(19) .
7.王鹏,陈秋露,刘若雪.互联网发展对我国零售业及产业升级的影响研究——基于2003年-2016年时间序列的数据分析[J].现代管理科学,2018(8) .
8.干春晖,郑若谷,余典范.中国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和波动的影响[J].经济研究,2011,46(5) .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497074430